米拉·洛赫维茨卡娅

编辑:命题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7 19:01:5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著名女诗人,擅长于爱情诗,生前就被称为俄罗斯诗歌的“萨福”。
中文名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
国    籍
俄罗斯
生    日
1869年
逝世时间
1905年
职    务
“白银时代”著名女诗人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简介

编辑
玛丽娅·亚历山德罗夫娜·洛赫维茨卡娅(1869 - 1905),俄罗斯19世纪末“白银时代”著名女诗人。她于1869年生于彼得堡,曾获得家庭教育,后就读于莫斯科亚历山大学院。1892年出嫁后随夫姓日贝尔,丈夫是俄罗斯化的法国人,是一名不错的建筑师。她在写作诗歌时使用笔名“米拉·洛赫维茨卡娅”,爱情是她的创作主题,尚在生前即获得“俄罗斯萨福”之美誉,她的诗句“这幸福就是甜蜜的情欲”被认为是女诗人的座右铭。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生平

编辑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Mirra Lokhvitskaya,1869-1905),她出生于彼得堡一个贵族家庭,父亲是一位法学教授,母亲是法国人,谙熟欧洲文学,热爱诗歌。洛赫维茨基家共有两个女儿,两人都给俄罗斯文学增添了不少光彩。大女儿玛丽娅,笔名米拉,就是被称作“俄罗斯的萨福”的这位;小女儿娜杰日达,笔名苔菲,是一位著名的讽刺作家(据说,1946年,西蒙诺夫和爱伦堡访问巴黎时,斯大林曾交给他们一项任务:邀请普宁或苔菲回国)。与妹妹的理性、冷静、“喜欢抨击”不同,米拉身上有更多的浪漫主义因子,她多愁善感,喜欢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倘若我的幸福是一只自由的鹰,……倘若我的幸福是一朵奇异的小花,……倘若我的幸福是罕见的戒指,……倘若我的幸福就在你的心中,……”。或许是由这种幻想力的驱动,米拉很早就开始了自己的文学活动,照她自己的说法,在“学会拿笔的时候”,已经开始写诗,“十五岁开始”真正献身于严肃的创作。1896年,她出版了一册诗集,受到了批评界的一致好评,获得了俄罗斯科学院颁发的普希金奖,这对她的诗歌探索是个不小的鼓励。此后,她一生都致力于诗歌创作中,并不时地从诗歌中汲取生活的意义。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爱情诗,当时的一位评论家沃隆斯基认为她的诗歌“仿佛是《雅歌》的回响”,“毫不掩饰地歌颂爱情”,“勇敢地袒露自己的心灵”。无疑,这位评论家之所以使用“毫不掩饰”一词,所依据的不仅是诗人的创作,而且还与她的生活有关。在世纪之交的俄罗斯诗坛,米拉与象征主义诗歌的领袖之一康斯坦丁·巴尔蒙特的婚外恋情可说尽人皆知,因为他和她都从不希望隐瞒这种关系,并且还在创作中相互公开地赠献爱情诗:“这种幸福就是甜蜜的情欲,这对爱侣就是我和你”。平心而论,就气质和精神而言,米拉是与巴尔蒙特最为相投的一位女诗人,巴尔蒙特在诗中写道:“我来到这世界,为的是看看太阳,……直到临死的那一刻,我依然要歌唱太阳”,“我们将像太阳一样,太阳———永远地年轻,这里面珍藏着‘美’的遗言!”米拉则认为,自己就像“芬芳的玫瑰这春天可爱的孩子,恳求着太阳”,热情地呼唤:“太阳!……请给我太阳!我渴望光明!”
米拉晚期的诗歌逐渐改变了狂热的风格,显得雅致、冷峭而理性,这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她发现“地球被黑暗所笼罩”,日常生活中,“恶”替代了“美”成为审美的原则;其二,身患了在当时被视作绝症的肺结核,这使她感觉到死亡的阴影时时在胁迫着自己。她在一首诗中如是表述:“我希望在年轻时候死去,无忧无虑,了无牵挂;像一颗金星一般陨落,像永不枯萎的小花一般飘落……”。她果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35岁上死去,这个年龄哪怕不算十分年轻的话,至少离衰老还很遥远。同年,她在身后再度获得了普希金文学奖。作为俄罗斯颓废派的先驱者,她的作品引起了很多人的仿效,甚至有其他诗人不惜盗用她的名字来出版自己的诗集;而在众多的追随者中间,至少有两位属于二十世纪俄罗斯诗坛上的重量级人物,那就是伊·谢维里亚宁和切鲁比娜·德·加布里亚克。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诗歌特点

编辑
在早期诗歌中,她所描写的爱情是一种轻快明丽的感觉,它们来自于家庭的幸福与母爱的愉悦;后来,多情善感的女诗人的生活因放荡欲望的闯入而变得复杂起来,并使她的心灵纷乱不堪。这些心境的宽广领域给诗歌以帮助,从而使同一主题的诗歌出现不同的变体,看起来不致一模一样,也为爱情诗赋予了故事情节。洛赫维茨卡娅的所有诗集都以“诗集”为书名,只能从标注的日期加以驱分;在她的诗中产生了自己风格的浪漫爱情。
在为诗人巴尔蒙特所吸引后,洛赫维茨卡娅的知名度涂抹上些许绯闻色彩:二人公开地诗书往来与相互献诗赠答,都与洛赫维茨卡娅素有的“酒神女祭司”(借指浮荡的女人)的光环相符。不过,非常了解诗人并给予她极高评价的布宁指出,这些传闻与现实女诗人的性格不符:“……身为几个孩子的母亲,不爱抛头露面,东方人一样的懒散……”
表面看,洛赫维茨卡娅的抒情诗充满感性、肉欲和对生活的热爱,讴歌的是放荡的欲望,暗含的却是灵魂的纯净与朴实忠厚,深深的宗教情感;当她预感到自己的死期将至时,对神秘主义的崇拜清晰的显现于她后期的诗歌中。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评价及影响

编辑
洛赫维茨卡娅诗歌的主要优点之一是轻盈明快与富于韵律。她的第一本诗集《1889-1895年诗选》于1896年出版,在1898年获得了俄国科学院普希金奖,第五本(最后一本,在她死后出版)诗集《1902-1904年诗选》被俄罗斯科学院追授普希金奖。但是,对于后来诗歌界的晚辈来说,她的抒情诗内涵显得过于深邃、形式过于传统。对于诗歌的现代化进程,洛赫维茨卡娅好像没产生什么影响。伊戈尔·谢维里亚宁也许是她惟一的狂热崇拜者,他把她塑造为与众不同的女诗人的偶像;也多亏了他的推崇,才使洛赫维茨卡娅的名字作为先驱者进入自我未来主义的名单。
她的诗歌还曾得到迈科夫、勃留索夫、伊万诺夫、巴尔蒙特等著名诗人的赞誉。她的近百首诗歌被塔涅耶夫、利亚普诺夫、格利艾尔等作曲家谱曲。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诗作

编辑
爱情
我心灵的统治者――爱情,
过早熄灭的你是否还会降临?
抑或已经有过的骗局那甜蜜的毒药
会再次迷惑我那可怜的理性?……
犹如天堂的光明使者,她来了,――
又是一番理想……眼泪和欢乐!……
我何等幸福,在痛苦中充满了希冀,
不朽的美充溢我的生命!
爱之歌
多想、多想把心底的幻想,
隐秘的期冀和愿望
变成活生生的花的模样,――
可是……玫瑰的色彩实在太明亮!
多想、多想要我的胸口拥有
一把竖琴,好让青春永驻的感情
在那里发出如歌的声音,――
可是……即使心弦断了又有谁听!
多想、多想在昙花一现的梦中
体验所有的欢情,――
可是……死亡却是我命中注定,
我等不到召唤的降临!
无题
为什么你那天鹅绒一般火辣辣的目光
会使我热血沸腾――
为什么它犹如一股强大的力量
会唤醒我心底沉睡的爱情?
看见它,我便会情不自禁地向你飞奔,
可我竭力把激情压抑在胸口……
你可曾知道我是多么甜蜜又多么苦痛,――
知道我爱你爱得够不够?……
阖上眼吧,你那浓密的睫毛
犹如双重的幕布,――
因为你永远也无法透过冰冷的面具猜到
我的思绪和情愫!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人物